幽州沂河城郊外有一条灌溉沟渠,入秋时分,那一大片芦苇荡,

 幽州沂河城郊外有一条灌溉沟渠,入秋时分,那一大片芦苇荡,竟似大雪茫茫般

 几个临河村庄便错落其中,一辆马车由官道转入小路,颠簸不停,马夫是位身穿古怪衣裳的年轻人,神情木讷

 马夫身后坐着一位身穿素洁棉衣的男子,斜靠车壁,双腿悬在车外,随着起伏不定的马车一起轻轻晃荡

 黄昏里的小路上,马车赶上一位劳作完毕的老农,马车越过老农时,棉衣男子转头望向那位正好向自己投来好奇视线的老人,老人长了一张很不中看的脸,沟壑纵横,只不过虽然身形伛偻,仍是比那些南方老人要高出半个脑袋,脚步也相当矫健,足可见老人年轻时候肯定是位好把式

 棉衣男子轻轻喊了一声先生,车夫便拎了拎缰绳,马车缓缓停下,男子跳下马车,笑着打招呼道:四姥爷?

 老农满脸错愕,不晓得这位瞧着很面生的后辈为何要喊自己四姥爷,大概是震慑于棉衣男子的气势,老农嚅嚅喏喏,局促不安,不敢搭话

 棉衣男子用最地道的幽州乡土腔微笑道:我啊,村尾的陈望,四姥爷,不认得了?

 老农瞪大眼睛,使劲打量这位自称住在村尾的后生,然后猛然醒悟,皱巴巴的沧桑脸庞上绽放笑容,小望?!

 陈望咧嘴笑道:是啊

 老人唏嘘不已,随即纳闷道:怎的又回来了?不是上京赶考去了吗?

 陈望笑道:早就考完了,这趟回家看看当年四姥爷还借我二两银子来着,可不敢忘

 老人摆了摆手,好奇问道:考得咋样啊?

 陈望轻声道:还行

 老人哦了一声,兴许是担心伤了年黄大仙论坛资料中心轻人的面子,没有刨根问底,何况一辈子都跟黄土地打交道的老人,其实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是叹息一声,可惜了

 陈望脸色平静,好像没有听明白老人言语里的惋惜

 陈望与老农一同并肩走回村子,聊今年庄稼地的收成,聊同龄人的婚嫁,聊村里长辈是否都还健在

 通过闲聊,陈望得知自己的黄泥房祖宅早已破败不堪,一堵墙都塌了,这在情理之中,十年不曾还乡修缮,本就简陋至极的房子,如何能够安然无恙陈望的爹娘在赶考前就先后过世,无主的房子,可不是那些看似柔弱的芦苇,今秋一枯还有明春一荣老农有些话没有说出口,其实在这位小望进京后,村子有位女子,原本会经常去打扫,收拾得干干净净,就像她自己家一般,年复一年,好些偷偷心仪于她的年轻人,也都死了心,娶妻生子,而那个黄花闺女逐渐变成了一位老姑娘只是如今她人都不在了,再与陈望说这些有什么用,何况陈望到底是在京城待了那么多年的人,指不定也记不得她了吧?否则若真有心,哪怕这么多年无法回家,为何连一封信也没有寄回?

(作者:黄大仙精选论坛资料大全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madelynalt.com/qipei/2021/0112/3970.html

上一篇:这果实长的天庭饱满地阁方圆,一看就是有福之象,应该能够
下一篇:看似轻黄大仙精选资料论坛描淡写的十一道枪影,却轻松瓦解了金老三的剑阵守护,